Jack.

〔杀破狼〕大梁皇城粮仓传送门

-外州客-:

*整理一条推文 无序


*所有权利归作者 如有冒犯请告知删除


♡感谢各位文手太太 下凡辛苦啦!!!





皇 粮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有些女孩看起来嘻嘻哈哈 其实每周四都要死一死


中秋番外


0426 “我的将军,是有些人之间的缘分命中注定,一眼见了,就再也逃不出去了。”


0426 “于是宫墙之下、汽灯之间,也就没有他曾经寄存于此的……痛苦的爱憎了。”


0503 蒸汽朋克版真心话大冒险 


“你此生,行到水穷处,最大的慰藉是什么?”


0510 北疆一段不为人知的小事 


“他亲手把北疆的秘密埋在了这里,连同自己那一副脱下的骨。从此方才算是去了少年轻狂气,他长大成人、刀枪不入了。”


0517 帝都新风尚背后的男人 “京城到了,子熹,回家了。”


0524 “如今,愁与怨尽数消解,他就把自己的“四方天地”收归芥子,统统塞进了一个小院里。这样,情意岂不就浓稠得不可开交了么?”





R-18



:长顾是一对很清流的西皮 具体表现为tag榜单热门清一色的滴滴 


@沅止 


醉不复醒


不梦闲人


盈手赠佳期


闻香识


暮关 


 


@乜鹤 


小春色


 


@祈楽 


酒不醉人


 


@前尘冷雨 


逢春


 


@椰奶RDJ 


结发与君


万家灯火君在侧


 


@似听鹤 


逢春


 


@陆羽化登仙 


出猎


山行


云海千万重


假如太始帝看了那封绝笔信会怎样


 


@夜邀花飞来 


霁月与烟景 


 


@馒姬@三号机 


家书醉


 


@抖森老婆连歌儿 


义父总想偷跑怎么办 一  


总有刁民想害义父  


深夜看见义父勾引自己怎么办


 


@动感窝窝头 


30天x幻想挑战 1.0 2.0


 


@中庭有槿 


御术


 


@夜晚吃肉的衝動 


雨声渐缓


 



中 短 篇



@独登台 


梦梅


神佛


赌徒


乱梦


谢春深


安定


黑翅   番外 现pa


 


@乜鹤 


解连环


与君书


有一个长得帅还爱撒娇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体验? 现pa


 


@夜邀花飞来 


万花飞 


三千颗星子 


一春一载 


谈谈好梦这件事 


 


@夏梓鸢 


顾帅与雁王的数十年内斗史


写字


春秋冬夏 


佳丽三千


 


@古城墨染 


老侯爷每年总有那么几天想打死儿子 1.0 2.0 3.0 


西北一枝花的那双欠手 1.0 2.0


 


@前尘冷雨 


沉秋


从冬


 


@—九阙— 


折枝春


 


@沅止 


灰姑娘


太始年间遗事


 


@伯正


今天的沈易依旧心情复杂  现pa


月淡梨花 


 


@北斟 


桂子闲棋


 


@嘉陵江边 


倒春寒


 


@动感窝窝头 


桃花儿


 


@晏九 


五岁安定侯饲养手册 


 



长 篇 连 载



@陆羽化登仙 


少年游       


 



沈陈



@半月将君 


荏苒  




@程砚 


缗蛮黄鸟 陈轻絮中心 


 


- tbc -


有大量遗漏 还会再更 感谢评论补充!!


天若有情天亦老 我为皮皮续一秒 ୧( "̮ )୨✧

我斑提箱子蜜汁萌感🌝
兔子微博

生日快乐 我伟大的梦想⭐️

The Beginning【Nwet x Credence】上

动图太可爱辣!

艾薇拉:

※此為Fantastic Beasts andWhere to Find Them衍伸BL同人。


※沒看過原作小說,以下電影沒出現過的場景都是自行創作。


※我不清楚Credence幾歲就私設18歲吧(喂


※避免翻譯問題動物的名字都用英文表示。


※大概就是快進的的電影內容←


※剛刷完心疼EM小天使。


※有人吃這對安利嗎←


-


啪。


Mary手上握著不屬於她的皮帶,面前的男孩害怕的縮在角落發抖,手臂跟大腿都火辣辣的疼,Credence想忽視那些傷口跟不斷揮在他身上的皮帶來解緩疼痛,但今天真的太晚回來,Mary氣的不輕。


「媽、媽媽,拜託…」


啪。


「我不是你媽,你媽早就死在那場混戰了。」


皮帶上的扣環碰巧打到左臉,冰冷的金屬結實的敲在顴骨上,Credence的眼裡馬上湧出眼淚,雙手覆上紅腫的臉頰,他的掌心冰冷到可以感覺從臉頰上傳來的熱度。


啪。


「你該回房間了,明天在銀行還有一場演講。」


皮帶終於被丟棄至地上,Mary看了一眼把自己蜷縮起來的男孩,哼了一聲踩著高跟鞋下樓,留下Credence一人在原地哭泣,他的哭聲很低但卻很清楚的傳進每個孩子的耳裡,孩子們已經習慣這個哭聲,他們想為可憐的Credence做些什麼,但這裡沒有人敢忤逆Mary,只能慶幸在外面的那人不是自己。


 


 


Nwet剛踏上紐約的土地,想先找個可以住宿的旅館定居下來,路過銀行時卻被一個女人的演講吸引而停住了腳步,他在英國也聽過差不多的演講,那種反對魔法的集會。


然後他看見了,在最前排發傳單的男孩,頂著一頭對他來說有點傻氣的髮型,Nwet有點看傻了,他感覺到這個男孩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很熟悉,但他記不起來,Credence感受到陌生的視線也慢慢抬起頭看著Nwet。


「先生,那位先生。」


旁邊的女人用手軸頂了Nwet的手臂,Nwet回過神來發現所有人都在看他,他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請問你是為什麼會停下來聽這場演講呢?」


站在階梯上的女人,這群反魔法師的領導者開口問他。


「我、我只是剛好路過,看到有演講就稍微停留一下。」


那個女人看著他,Nwet也望回去,準確來說是在看那個女人身後的動物。


Niffler(註一)!牠又偷溜出去了!那傢伙總是看到閃亮的東西就跑!


「那你剛好能聽到你一生最該對抗的事物了先生,Credence,給這位幸運的先生一張傳單。」


Credence朝Nwet走去,低下的頭緩緩抬起,顫抖著右手把傳單遞給剛剛盯著自己看的男人。


「不好意思,我想起來要去銀行辦點事…」


而Nwet緊盯著跑進銀行的Niffler,沒注意週遭發生的事,下意識的推開了朝他遞過來的傳單,直接從Credence身旁走過,留下Credence和他顫抖的右手在原地。


「沒事的…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不是第一次被忽略了。


Credence小聲的安慰自己。


 


 


他沒有家人,沒有朋友,唯一關心他的只有被Mary到處找回來的孤兒們,每天晚上都承受著那種虐待,他沒人可以傾訴,沒人可以依靠,直到某天他在清掃Mary的房間時發現了一張會動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是他母親,懷裡抱著幼小的自己,女人的右邊是自己的父親,左邊是Mary,父親拿著魔杖對茶具使出魔法,而母親跟Mary笑的很開心,這是一場愉快的茶會。


而他是魔法師的孩子。


從那之後Credence不再相信Mary反魔法的說法。


自從發現自己出生在魔法家族後Credence就不再那麼低沉,開始想方設法讓自己學習一些魔法,但在Mary的監視下他總是找不到有關魔法的事物。


遇見闇黑怨靈是在那天晚上,他得知Mary要跟別的反魔法派去開會到晚上才回家,Credence興奮的跑到大街上想尋找有關魔法的蛛絲馬跡,但是一無所獲,長期只在同一個區域活動的他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天色已經暗下來,路上沒有人潮,本身就害怕黑暗的Credence開始跑起來。


他跑進一個死巷,巷子的盡頭有一坨黑色的煙霧飄在空中,Credence好奇的向煙霧走近,煙霧沒有消失,依舊飄在半空中,像是在等待。


煙霧不該有聲音也不會有聲音,但Credence的潛意識中清楚的知道這就是他要找的東西。


Credence伸出手去碰觸那團煙霧,煙霧立刻鑽進他的衣袖裡後進入了他體內,除此之外沒什麼改變。


那晚他很晚才到家,Mary趁機拿這件事修理他最近的漫不經心,Credence被打出眼淚,但不同的是在Mary處罰他的同時,牆邊櫃子上的盤子自己掉下來摔碎了。


Mary不敢相信的睜大眼盯著Credence,手中皮帶落下的力道越來越大。


從那之後,Mary每晚都會對Credence施暴。


然後,Graves找到了他。


Graves說幫他尋找一個特別的孩子,他就帶他離開這個惡夢,他就教他魔法。


-TBC






註一:玻璃獸,是英國所產的怪獸,全身有著黝黑、蓬鬆的毛,還有一個長鼻子。牠們喜歡挖地洞,牠們的窩通常深達地下二十呎;不過,牠們對所有亮晶晶的東西都很著迷──近乎瘋狂、無法自拔地著迷。






求同好啊啊啊啊有人吃這對嗎qwq


↓附贈EM小天使親自發的官糖一張↓



吹詹葱:

ATONEMENT

赎罪里面的Robbie小天使啊

赎罪是我看完一直没法走出来的一美作品

因为Robbie太美好了,但是就这么被摧毁

让我一直无法释怀

看完赎罪找了一些巨巨自己对于赎罪的理解

慢慢的又有了新的体会

给大家整理一下吧


一美上Parkinson秀宣传《赎罪》一共三个part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02574/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13700/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34526/

里面提到robbie的经历,他的人设性格,以及联想到自己,说也想有这么一天有个人和他说:嘿你过的太顺利了,也该倒霉了。


他说robbie就是因为太顺利才更容易被伤害。


詹一美代表作 赎罪(Atonement)删减片段 (5p)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87182/


【考古】一美《赎罪》访谈 “我有一双快乐的大脚”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17638/

 【詹姆斯·麦卡沃伊和凯拉·奈特莉参加MovieFone Unscripted访谈,一美全程熊孩子模式,各种奇葩问题令Keira扶额... ...问到最喜欢的《赎罪》中的角色,一美毫不留情地向Briony发射嘴炮。后半程一美脑洞已破天际... ...(最后一个梗实在难懂——) 女主,在场的工作人员... ...您就多担待担待咱们一美吧】(up主视频介绍)


【双语字幕】【CC】一美上ABC宣传赎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95703/

【一美上ABC宣传《赎罪》,这个酷似小教授的造型太苏了,全程表情帝,最后找一个观众配合他展示接吻技巧居然没有人,啧啧~还被keira说是合作过的演员中吻技最好的哟~】(up主的视频介绍)


【詹一美】【Atonement赎罪】Moviefone一美与KK互相提问【字幕】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32948/

【赎罪Atonement的双人互相采访。在这个采访里可以看到James调皮大男孩的一面,哼歌跳舞捣乱(难得不黄暴)而且唇红齿白,嘴唇跟后面的背景一样红润。看各种采访发现他真的不喜欢布莱尼这个角色……赎罪是一部非常致郁非常安静而又文艺的电影,希望没看过的大家都去补补看。】(继续up主的介绍)


恩,希望大家看了这些视频能对赎罪有进一步的理解,也希望所有人都能释怀,毕竟这只是一个故事。

詹老师演技很好,所有合作的演员都很棒,希望一美自己的生活可以顺顺利利,你这么美好,你值得这一切。


最后给大家一些舔屏向


【James McAvoy】一美《赎罪》镜头合辑,舔屏用(¯﹃¯)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66200/

不想再被虐一遍的,可以看这个


想再被完整虐一遍的,可以看这个

【1080P收藏级画质】【唯美/爱情/悬疑/战争/剧情/人性】赎罪【2007】【中英双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929088/


 最后一个彩蛋!看完你会感谢我的哈哈哈!


 赎罪的正确观影方式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94729/ 
 

爱你们!愿你们都被温柔相待!
robbie小天使啊,到我怀里来QAQ

记得詹老师说演前半段不太好演,因为太美好了,但是后半段就轻松许多,因为他有点消极避世。还是好心疼。

【MAKE ME A LATTE】(三)

啊 啊 啊

叁弎:

接好,今天的糖。带了一个鲨美的梗所以还打了鲨美tag。


下次更新还是两天后的周一,我硬是拖了直男朋友明天去看天启,好期待他的观后感啊。




(三)


磁流体动力学的随堂小考比Charles想象的简单,每一个题他都十拿九稳。当他第一个提前交卷时,向来严苛的Ian McKellen教授抬起头,隔着眼镜惊讶地看着他:“Well, kid, you're gifted.”这让他沉郁了好几天的心情好转了不少。


五点半Charles走进咖啡店时还沉浸在被赞扬的小嘚瑟中,他几乎是兴高采烈地推开了门:“Hi, Moira~”他兴奋地挥舞着手臂,“跟你说哦,今天McKellen教授他……”


然后他感觉角落里似乎有人在看他,下意识地回过了头。


是Erik。


Erik冲他笑了一下。


Charles还在半空中的手臂顿时就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他讪讪地冲Moira打了个招呼,Moira露出一种了然于心的表情,冲他眨了眨眼睛,用口型无声地对他说:“YOUR ERIK。”


Charles一头扎进了更衣室。


换上制服后他对着镜子照来照去,掐了掐自己的腰,第一次开始后悔自己总是在Raven去健身房时假装头痛,还总是在晚上睡前忍不住去厨房偷吃冰激凌。


“Charles!你在哪儿?!”Moira在外面尖叫。


Charles磨磨蹭蹭地走了出来,他感觉Erik的视线迅速地又粘了上来。


Moira的咖啡店提供晚间的咖啡简餐,快六点了,隔壁的办公楼里的上班族陆陆续续开始下班,咖啡馆里迅速地变得熙熙攘攘,人来人往。


Moira在收银台忙着点单,看到他出来不高兴地瞪了一眼,于是Charles赶紧去泡咖啡、做三明治了。


人的感觉系统真的好奇怪,他一边工作一边想,明明人的背后是没有视觉器官的,为什么我就能一直清晰地感受到Erik的视线呢。


他转身递给Moira打包好的套餐时,Moira抓紧了时机悄悄地跟他说:“MrShark一直在看着你。”


“谁?”Charles愣了一下。


“你角落里的那个朋友啊,你不觉得他盯着你看的样子很像一条狩猎中的大鲨鱼么?”


Charles情不自禁地抬头看了一眼,与Erik的视线直直地撞在了一起。


真的挺像的诶。


Charles抿嘴笑了起来。


 


 


角落里Erik不满地捏紧了手里的咖啡勺。


说话就说话,交头接耳地做什么。


他阴沉地看着那个棕发的姑娘,后者在跟Charles亲密地咬着耳朵。


然后他看到Charles看了他一眼,然后抿着嘴笑了。


OH MY GOD.


如果Emma在这就好了,我可以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这个念头冒了出来,又迅速地被Erik掐灭。不,不行,不能让Emma接近Charles。By Emma, I mean everybody.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客人很多,Charles几乎就没有停下来。Erik拿了一本书假装在阅读,然而他看Charles的时间明显比看书多。九点后下起了零星小雨,然后越下越大,店里的客人慢慢就走完了,那个棕发的姑娘也走了。这意味着店里只剩下他和Charles了。


Erik的手指轻敲着圆桌,他已经在这里呆坐了一个下午,很快就要坐满一个晚上了,可是他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和措辞去搭讪Charles。感谢Moira推销给他的两块蛋糕,他的胃并没有感受到饥饿,可是他的大脑却在持续不懈地散发着更为迫切的需求。


然后他看到Charles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伞。


“Hi,Erik。”Charles对他露出微笑,“真是熟悉的场景呢。”他指了指窗外的瓢泼大雨。


Erik配合地看了一眼,天色已经黑了,大颗的雨水不间断地敲击着玻璃窗。


Charles把手里的伞递了过来,Erik注意到这是上次他们共撑的那一把。


“我注意到你一直没有走,”Charles微微垂下了眼,这让他的笑容显得有点羞涩,“如果是因为下雨的话,我想我可以把伞借给你……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来还就可以。”


Charles真的很贴心,他将来会是一个很好的伴侣,Erik再次确认了这一点,虽然这贴心可能会粉碎他滞留在此的最后一个合理借口。


“谢谢你,Charles,”Erik斟酌着,婉拒了,“但是我在等人。”


Charles有点尴尬地缩回了手:“哦……好吧。”他快速地瞥了一眼Erik的桌面,然后绞尽脑汁又想出了一个话题:“你很喜欢看书吗,Erik?你在这看了一下午。”


Erik看了一眼手里的书,《Mutant and proud》,作者Patrick Stewart,是一本讲述变种人奋斗史的历史传记。“也不算吧。”他想了想,回答说:“我只是想收集一点素材。事实上……我是一个作家。”是的,作家,他灵机一动想到的身份。特别合适不是吗?一个在咖啡店坐一下午都不会奇怪的身份。


“作家!”Charles发出一声惊喜的低呼,“我小时候也想当一个作家,到处旅行采风,也不用上班打卡。”他的手自然地伸了过来,Erik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手,他就这么坐在他对面翻看了起来。


过了三秒Erik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一个普通的咖啡店员,就这么抢走了magneto手里的东西(虽然并不是武器),而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的警觉都去哪儿了?他在心里质问自己。


这很糟糕,Erik。


他抬头看着对面的Charles。他微垂着头,深情专注。他的侧脸线条十分柔和,一缕棕色的额发散了下来,在他光洁的额头和Erik的心中轻轻晃动。Charles用手指随意地拂了下,将它梳到了脑后。他的睫毛很长,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灯光明亮,在他眼下留下两道扇形的阴影。


Erik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好吧,这也没有那么糟糕。


“变种人!”Charles的语调轻快,Erik无法分辩其中的赞叹之情是否真实,但是他很享受。


“我一直都很憧憬那些变种人,”Charles合上书,看着Erik,眼睛闪闪发光,“你在写一本关于变种人的书吗?”


“差不多,”Erik无耻地开始信口开河,“我想写一本关于各种变种能力的书。如果你是变种人的话,你想要什么能力呢,Charles?”他决定主动地开启话题,好让Charles跟他多聊一会儿。


“我吗?”Charles一手托着腮,皱着眉头做出思考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能让别人爱上我。”他伸出手打了个响指。“像这样,”他俏皮地冲Erik眨了眨眼睛,“打个响指,我就可以随便让一个人爱上我。”


Erik沉默地盯着他看了很久,久到Charles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然后Erik开口了,嗓音比以往更加低沉悦耳:“我想你已经拥有了这样的能力了,Charles。”


当Charles听懂了Erik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之后,他不得不两手托腮来遮住脸上的红晕。他的眼神到处乱飘,不敢再看Erik的眼睛,结结巴巴地试图转移话题:“呃……嗯,那你呢?Erik,你想要什么样的能力?”


Erik勾起了嘴角,他冲Charles放在桌上的那把伞勾了勾手指,合金的伞骨就开始迅速地融化,银色的液体飘到他们之间,然后缓缓地舒展变形,在Charles惊讶的目光中变成了一朵绽放的银色玫瑰。


Erik站起来,摘下了空中的那朵玫瑰花,然后微微俯下身,递到了Charles的面前。


Charles看着那朵玫瑰,看着Erik灰绿色的眼珠,感觉脑子被满满的喜悦冲刷成了一片混沌。他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接过了那朵花,珍重地仿佛那是一件无价之宝,Erik顺势就捏住了他的手腕。


Charles觉得他似乎应该说些什么,道谢或者示爱之类的,可是他晕乎乎的,几乎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然后他看着Erik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确定此刻不需要什么礼貌的话语。


他轻轻闭上了眼,Erik凑过来噙住了他肖想已久的唇,他们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交换了一个温柔缱绻的吻。


当这个美妙得不可思议的亲吻结束时,Charles睁开眼睛,他终于有了足够的勇气直视Erik的双眼,他抿着嘴克制不住自己的微笑,Erik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脸上的温度那么高,让他觉得自己全身的水分都被蒸干,口干舌燥。于是Charles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瞬息之间,Erik的气息就变得异常危险。他一手托住了Charles的后脑,一手几乎可以算是粗鲁地将他扯了过来。Charles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于是他索性就窝在了Erik的怀里,任凭Erik的气息笼罩着自己。Erik有力的手臂将他紧紧地禁锢,Charles没有挣扎而是配合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他们鼻尖轻轻地磨蹭,Erik的眼底有浓浓的情欲在翻滚,看起来既危险又性感。


Mr Shark。Charles想到了Moira给他起的那个绰号,不由得笑了起来,看在Erik眼里,眉眼弯弯,眼中水光潋滟,是如此的秀色可餐。


Erik又低头吻住了他,这次的亲吻截然不同,他的牙齿在Charles本就殷红的唇上轻轻地撕咬,Charles不禁微微张开了唇瓣。于是Erik的舌头凶猛地侵入了他的口腔,粗暴地掠过了每一寸角落,最终找到了Charles羞涩的舌尖,亲密地吮吸逗弄,挑拨着他的每一寸神经。


Charles的双手插进Erik短短的头发里,热切地回应。Erik向后倒坐在椅子上,Charles就自然地跨坐在了他的腿上。隔着西装裤都能感受到他腿部的肌肉如此有力,Charles迷迷糊糊地想。


Erik不满他的走神,一手顺着他的腰线滑落,灵活地撩起制服的下摆滑了进去,轻轻捏了捏Charles的腰,Charles一下子就软倒了,Erik满意地接住了他,专心致志地亲吻着他可爱的侍应生,品尝着他美味的唇,直到Charles无法呼吸,发出抱怨的甜腻鼻音,他们才终于依依不舍地放开彼此。


Charles依旧坐在Erik的腿上,Erik温柔地托着他的腰让他坐得更舒服。他发现他的目光无法从Erik的脸上离开,并且Erik也是如此。


“我不敢想象这只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Charles拾起桌上的那朵银色玫瑰,“我感觉我仿佛已经爱了你一辈子。”


Erik在他捏着玫瑰的手上留下一串细碎的亲吻。


Charles把玩着玫瑰的花瓣,抬头间突然看到了窗外的雨,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伞!Erik!我们唯一的一把伞没了!”


Erik笑了起来,他把下巴靠在Charles的肩上,惬意地轻吻着Charles的耳垂:“没关系,Charles,从这里到我租的公寓步行只要五分钟。”


然后他看见那个白嫩的耳垂迅速地变得鲜红欲滴。


  




TBC



【鲨美】Sometimes When We Touch(完)

深夜落泪。

Bradlin:

*这篇文就是我对鲨美的理解


*开头和结尾引用自塞格林—《破碎故事之心》


*@世界第一可爱cei 你个辣鸡




 




       “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think love is sex and marriage and sixo'clock-kisses and children, and perhaps it is, Miss Lester. But do you knowwhat i think?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Michael很小很小的时候,小到他几乎要记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他的记忆里,只有窗外折射进来的朦胧的柔光,插放在花瓶上散发着香气的白百合,和母亲将他抱在膝头上的触感。


       他却很清晰地记得边母亲小声朗读手上的书边轻轻晃动身子。就在他将要进入梦乡的时候,母亲忽然拍拍他的额头,然后指着书里那句话一字一句地读给他听,“Mikey,你知道霍根施拉格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对莱斯特小姐说吗?”


 


       那时被叫醒的他朦朦胧胧地揉揉眼睛,还没搞清楚地仰头,“我不知道,妈妈。霍根施拉格先生是谁?”


 


       “唔……是一个喜欢莱斯特小姐的人,我想。”


 


       Michael扭着头想了想“喜欢”这个词的意思,又回想了母亲刚才朗读的内容,小小的脑袋里思索了一会,然后很开心地得出答案,他觉得那肯定是个十分正确的答案。


 


       “妈妈,是因为霍根施拉格先生还不够喜欢莱斯特小姐。”


 


       那时Michael这么以为,一直到很久的后来他仍旧这么以为。


       直到他遇到了James。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James,他和他穿了一样的T恤——纯白的,不掺任何杂质的纯粹的颜色。那时候James坐在桌子的那一头,他的正对面,专注在导演的讲解和手上的资料。到最后,他们在那一次的会议上,所有的交集只有会议期间不经意的一个互相点头和散会时的握手。


 


       电影开拍之前的一天,他骑着摩托车在伦敦街头兜风。摩托车的头盔很大,视线也常常因此被限制,可是那天他就是看到了。


       “James!James!McAvoy!McAvoy!”


       Michael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开着摩托车在James身边停下,那时后者正笑着看他,蓝得不可思议的眼睛里盛满了细碎的笑意。


       “Hi,Michael.”


 


       电影正式开拍以后,他才发现James是一个……远远超出他外表的人。他从来捉摸不透那双蓝眼睛里蕴含了多少宝藏。


       在James带领着他们用BB枪围攻Jennifer和嘴上跑火车的时候,那双蓝眼睛里满是势在必得的狡黠;当他举着双手和自己练拳的时候,那双蓝眼睛里又全然地充满温暖和明亮;而在对戏时,他能从那双蓝眼睛里看出关爱的、稳重的、对他人的慈悲之心。


 


       Michael到底想不通,他从来没在别人身上看到过这样一双将清澈和深邃融合得如此完美的眼睛。


       除了James。


 


       他曾经在拍完沙滩那场戏之后问James,Charles和Erik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James那时正低着头拍掉身上的沙子,他手上的动作一顿,大概这么过了十来秒才抬起头看他,那双眼睛里充满着Michael看不懂的情绪。他只记得,那里面有什么晶亮的东西在打着转。


 


       “我不知道Michael,我不知道。”


    


       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也像所有的好朋友一样喝酒聊天出去玩,除了,James从没在Michael面前喝醉过。他总会在Michael喝到倒数第三杯的时候起身,然后拍拍他的背,“Sorry Michael,我得回家了,我妻子在等我。”


 


       噢是,James已经结婚了。Michael总是笑着点点头。


 


       在宣传《X战警:第一战》时,记者问他们怎么描述Charles和Erik之间的情谊。Michael正想开口,James却抢了先。


       他说:“在你面前描述这个问题可能会令我们有点不舒服,因为这段感情在银幕外也是如此真实。”


 


       Michael一直盯着James,于是他说出这句话时所有的眨眼挑眉嘴角上扬都深深刻在了Michael的眼睛里。他一时就着了迷。


 


       “Sometimes when we touch,the honesty’s too much.”


 


       他全然没有反应过来,恍惚中只看到了James在他旁边笑得前俯后仰。那双眼睛笑得眯了起来,将里面的清澈得摄魂的蓝色藏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于是Michael也在James的笑中笑了。


 


       他笑,又忽然就有点悲伤。


       鼻尖好像漂浮着白百合的香气。


       他想问James。


 


       你觉得爱是什么?


 


 


 


 


       在《X战警:逆转未来》开拍以前,Michael一直没有联系过James。大概是因为太过忙碌,又大概是因为他找不到理由,或者大概是因为不敢。


       他甚至在那段时间里找到了那时脱口而出的歌曲出自哪里。当他听到第一句歌词的那一刻,Michael忽然笑了起来。一开始是很轻的笑,渐渐变得大声起来,后来他捧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却也停不下来。


 


       到最后他笑得瘫倒在地上,终于再也没有动弹的力气。他望着天花板,视线逐渐朦胧起来。眼角忽然一热,有什么温凉的东西顺着脸侧慢慢滑落。


 


       那首歌播完一次又开始重新播放,刚好又播到第一句。


 


       “You ask me if I loveyou?”


 


       Michael想,真是刚好。


 


       这之后,他们当然还是重逢了,那双蓝眼睛依旧那样清澈又深邃。他们和从前一样相处着,Michael有时甚至会在James静静地看着剧本时觉得,他们还停留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仿佛下一刻James会抬起头来,不经意地交汇了视线,然后跟自己互相点点头,再彼此礼貌地错开。


       Michael甚至觉得,那样说不定更好。


 


       “你知道吗Ian就这样直接伸手捧着我的脸——”Michael正侧头看着James,微笑着看他眉飞色舞的描述。忽然,他也转头看向自己,接着James的手开始向自己的方向伸过来,缓慢地,带着笑地,那双蓝眼睛亮晶晶地注视着自己地——


       Michael觉得James的动作被无限地放慢,仿佛它不能被时间束缚。


 


       终于,脸侧一热,Michael觉得右边的脸颊好像被什么完全包围,温暖又令人眷恋。可是下一秒,还没等Michael反应过来,那份温暖就迅速地消失了。以致于Michael迫不及待地开口,“再做一次,”他近乎惶恐地碰了碰James,“再做一次。”


 


       然后那份温暖如愿以偿地再次贴上了他的脸颊。Michael将视线从James身上错开,他在尽心尽力地做着令人发笑的表情,却在心底悄悄地、小心翼翼地感受着脸上那片温暖。


 


       他有点意外,James的手掌很柔软,也很温暖,还带着一点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


       令人着迷又眷恋,舍不得放开。


       Michael想,怎么放得开——


       如果他抓得住的话。


 


       如果——


 


       那个访谈里,他坐在了沙发边上,而James坐在沙发上。虽然中间隔了两个人,但只要James一回头,看到的就是他。Michael甚至将手撑在了James位置后面的沙发背上,他觉得那会使他离他近一点。


 


       他坐在后面看James回答问题时后脑勺一动一动,可爱的苏格兰口音洋溢在耳边,还有他时不时的回头——只要他回头,Michael都能看到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里满是笑意。


       Michael渐渐有点迷醉,这样美好的光景几乎令他晕眩起来。


 


       恍惚之中,他看到James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放到了后面,搭在了沙发背上,就在离他的手不到五公分的地方。


 


       太近了。


 


       Michael的心脏猛地收缩起来,“砰砰砰砰”地在胸腔里闹个不停。他几乎能听到自己骤然变重的呼吸声,然后他的手指开始颤动——


 


       不,不能。


       他的手开始缓慢地朝前移动。


 


       不,你不能,那是James。


       他的手指已经微微抬起,定格在另一只手的上方,Michael甚至能感受到指腹下散发的属于另一个人的体温。


 


       Michael闭上了眼睛,尽量不动声色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当他再睁开眼的同时——


       他的手指轻轻地搭在了James的手指上。几乎是与此同时,他感受到触到的手指立即僵了一下,连同那一瞬间的颤抖。


 


       不……


 


       Michael渐渐地,渐渐地,最后握住了那只搭在沙发背上的手。他甚至能用拇指触碰到那只手的手心,然后在那个柔软的地方轻轻摩挲。


 


       James没有动弹过,他只一直将手这么搭着,于是Michael几乎要沉醉在那个柔软的触感里。如果这是梦,他想,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来。


 


       有什么冰凉生硬的东西硌到了他的手指,Michael感觉到。


       如果这是梦——


       但它是如此真实。


 


       那天晚上,他们都喝醉了。Michael记得,James终于在他面前喝醉了一次。他们疯狂得一起坐在酒店的消防楼梯台阶上,脚下堆着数不清的酒瓶子。


 


       James吃吃地笑着,眼睛睁不开地将头靠在他的肩上,抓着酒瓶口齿不清地说:“Michael……你可真大胆,我们可是在摄像机前呢……”


 


       Michael转头将下巴抵在James头顶,他眯着眼看他的左手,看有没有那个冰冷生硬的圆环,然而他失败了,于是他晕乎乎地将头往下探,他记得他有什么想要问James的。Michael费力地在变得一团浆糊的脑子里寻找,他想起了他们的点头,想起了那场沙滩戏,想起了James对他说“我得回家”,想起了他的手在他脸上的触感。最后,是母亲将他捧在膝头上时朗读的内容。


       他终于想起来了。


 


       “James,你觉得爱是什么?”


 


       伏在他肩头的James忽然笑着站起来,他笑得越来越大声,笑到全身都在颤抖,笑得几乎歇斯底里。Michael仰头用涣散的视线望他,他觉得那十分熟悉。忽然,James蹲了下来,他将脸埋在双手中,伏在膝盖上。


       然后Michael听到他闷闷的声音传出来——


 


       “你觉得呢,Michael?”


 


       过了一会,他又哽咽着抽噎着重复。


 


       “你觉得呢?”


 


 


 


 


       他们在数不清的黄段子和玩笑中愉快地结束了宣传期,James和他仿佛心照不宣地将那晚深埋于心。和彼此在一起的他们,总是快乐的,令人羡慕的。


       Michael不禁微笑着想,这很好。


 


       之后,他们如期完成了《X战警:天启》的拍摄,为他们三部片子的合约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因为档期的问题,他在拍摄结束后就迅速地投入了另一部片子,甚至因此Michael缺席了这次的所有宣传。Jennifer后来因为这个在他们的群里狠狠数落了他一番,而其他人则和James一样发了个微笑的emoji。


 


       那天Michael在新片场刚通过了一个镜头,他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喝了口水,看着一旁的ipad,忽然就冒出了个念头。他键入几个关键字,然后点开了其中一个视频。


 


       Jennifer换了个发型,这发型很适合她,Michael想,他们的Jen还是一样的开朗大方。然后他将视线移到了旁边正在比划着手势回答问题的人。


 


       他的头发开始长长了,但是还是有点短,显得很年轻。他还是操着那口可爱的苏格兰口音,虽然那有点难听懂。他依旧熟练地讲着大家都热爱的黄段子,肆无忌惮地开玩笑。


       Michael嘴角微微勾起,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Michael!准备下一场戏!”


       “好的!”


 


       他回答了一声,拿着手中的iPad准备放下,忽然——


 


       “Sometimes when we touch.”


 


       他猛地回头盯住那方小小的屏幕,却发现进度条已经走到了最后。他死死抓住ipad,因为太过用力手指都开始泛白。


       他抬起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停留在播放键上,只需要持续0.01秒的、轻轻的触碰,那个画面就会再度鲜活起来。


 


       可他终究将手指从那里抽离。


 


       “Michael!”


       “来了!”


 


       他起身,将ipad放下,向前走去。走出两步之后,又回头看。


 


       这应该是最好的了,不是吗?


 


       Michael终于回过头,迈着大步走了出去。


       再不停留。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钟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


       “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END




 

Shiehrosa:

法鲨:那是因为你觉得我对你有诱惑,詹姆斯。


截图来源:B站av4157746 侵删

记梗。“多大人了还这么幼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蠢萌的老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以为要有肉

宁修祗:

占tag抱歉。


Charles因为某次战争之后能力受损又被各种琐事闹得心烦日夜愁眉不展。


这时候Erik就觉得自己应该发挥一下那隐藏至深的男友力了。


“恋人因为工作心烦怎么哄,在线等,挺急的。”


要知道不是所有的网友都是死给。


“询问者是男性吧?哄女朋友并且还处在热恋状态的话只需要…”


噢。Erik恍然。


后来下午Charles被Erik神神秘秘地叫出去了。


再然后。



“噢你们不知道那天,他趁着我的能力还没有恢复的时候控制着我的轮椅像秋千一样荡来荡去了一个下午,WTF。”